首页  IAS 新闻
IAS 新闻  

高研院驻院本科生卞东波导师组参加“东亚唐诗学国际学术论坛”

Time:2021-04-19 Hits:10


       2021年4月16—18日,由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遗产》编辑部、上海师范大学唐诗学研究中心共同举办的“东亚唐诗学国际学术论坛”在上海师范大学举行。南京大学高研院特聘教授张伯伟、高研院驻院学者卞东波参加了本次会议,张伯伟教授还应邀做了大会发言。

       高研院第六期“本科生驻院研修项目”卞东波导师组的5位同学跟随导师卞东波教授参加了本次会议。

       唐诗是我国传统文学的瑰宝,也是学术界长久以来研究的热点。本次国际学术论坛的立足点是从东亚汉籍、东亚汉文学的角度观照唐诗在东亚的流传与影响,体现了古代文学与域外汉籍的跨学科研究。本小组的5位本科生都不是文学院学生,但她们都饶有兴味地全程参与了本次学术会议,从论坛上获取的新知对于自身知识结构的完善,以及养成跨学科的思维方式都不无裨益。以下是5位同学参会感言:


刘宇昕(南京大学社会学院19级本科生):

       作为一名社会学专业的学生,第一次旁听了一整天大佬云集的学术会议,其主题还是我并不熟悉的东亚唐诗学,虽然有些疲惫但仍觉得不虚此行。

       在会议上我有幸听到了不少真知灼见。比如陈伯海前辈认为做东亚唐诗学一定要加入比较文学的视角,要能看到不同民族的异中之同、同中之异,不能抹杀不同民族各自的历史传统——这其实也是社会学和文化人类学常提的要避免“文化中心主义”,即不能一味从自身的文化传统出发去定义、解释其他群体的文化现象。文学研究探索的范围远不仅关乎流传下来的文学方面的痕迹,而且包括文学创作群体在整个社会生活、文化生活独特性的反映。处于不同的文化的人看同一事物的视角往往大相庭径,但常常也可相互补充。张伯伟教授的《汉文化圈·激活传统·人文主义》与此论异曲同工。他讨论了在当今的全球化潮流下如何写作一种“全球史”,提到世界文学史的写作难免变成“国别文学史的叠加”。这也是对把研究局限在民族国家自身文化视角上的警惕。另外,我对罗时进教授的演讲《贞元时代的南北文学集群及其诗风趋向》也颇感兴趣。董乃斌教授在评议时重点强调了这篇文章出彩的叙事意识,指出文化研究的中心是人,所讲的是人的故事,要注重“事件”,用事件来写文学史——这些话使我颇为触动,堪称书写人类学民族志的箴言,其实也有关我学习社会学的某种初心。

       总的来说,此次听学使我认识到当代的古代文学研究异彩纷呈的领域和视角,感受到不同学者的精神气质尤其是前辈大家的气度,可以说眼界大开。


朱旭(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18级本科生):

       此次和卞东波老师以及小组成员一起参加由上海师范大学主办的“东亚唐诗学国际学术论坛”,可谓收益良多。虽然之前有过旁听线上学术会议的经历,但线下亲身参与的经历,这还是第一次。作为朝鲜语系的学生,此次会议的主题在严格意义上对我来说,并不是完全陌生。朝鲜半岛古来属于汉字文化圈,会议中也有多篇报告涉及到朝鲜半岛汉文学。域外汉籍的研究,不仅仅是研究材料和研究范围的叠加与扩大,更需要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的创新,带来的也不仅限于学术上的启迪,关于自我的认知和对外界的认识,都大有裨益。感谢高研院,感谢卞东波老师,给予我们这样一次宝贵的机会,在本科阶段就能亲身参与到这样高水平的学术盛宴中。


彭梓彤(南京大学历史学院19级本科生):

       本是“春光懒困倚微风”的时节,这次上师大之行却完全扫走了我的春乏。有幸能随卞老师前往参加在上师大举办的“东亚唐诗学国际学术论坛”,这着实使我受益多多。且不提头一回参与此类学术会议的激动与兴奋,此次论坛上诸位老师的发言与讨论,更是从学术思想与学科视野上教会了我许多。作为一名历史系的学生,我尤其关注的是几位从文学史之背景角度来切入学术研究的报告。譬如在道坂昭广先生比较不同时代、诗人所作诗序的差异时,我不由地想到了诗歌受众与创作群体的演变和中国古代阶级演变的关系:要探究中国古代阶级流动与交互,是否能从这个切面进行深挖?董乃斌先生提到,从《史记》纪传体开始,历史与文学便再也难以分开,也让我思及文学史在帮助我们鉴赏文学作品以外的重要作用。还有其他老师的报告,也让我颇受启发。各位老师并未局限于文本之中,更多地是在文本以外的世界耕耘。这既打破了以往我对文学研究的偏见,也带给了我有关学科交融的许多思考。除此之外,此次会议的另一主办方《文学遗产》编辑部老师的发言、诸位前辈对学科未来的展望,在纯粹知识之外,也让我有着不一样的感动。非常感谢能有这样的机会,在这样一个春光灿烂的时刻,到一个漂亮而有生机的校园,聆听诸位老师的精彩发言。


蒋瑞雯(南京大学历史学院18级本科生):

       4月16—17日,我们在卞东波老师的带领下前往上海师范大学参加了“东亚唐诗学国际学术论坛”。虽然参会的时间并不算长,但这对于第一次参与专业学术会议的我来说,已然是干货满满。它不仅让我对国际性学术会议的具体流程有了初步的了解,更让我在文学和历史学习上收获颇丰。首先,给我启发最大的是来自母校南京大学的张伯伟教授,他在发言中指出应当将汉文化圈视作整体看待,认为文献研究不应再囿于考据,而当立足于人文。我认为这种开阔的研究视野对于我所学习的历史学也是同样重要的。其次还有西北大学的李浩教授,围绕“平定战乱的异族援军”这一主题,他将杜甫的战争书写(战争诗)、出土的回纥贵族墓志与传世史籍进行综合考察。这种多材料、多视角的研究方法给我以格外的启发。此外,本次会议中还有很多老师、学者都提到应当充分利用域外汉籍对中国文学研究资料进行扩充,及加强中国文学海外传播与影响力的研究。我想在东亚文化圈的历史语境下,历史著作在域外的传播影响以及历史书写在各国的流变亦可同样加以研究探讨。总而言之,此行虽短暂,却使我获益匪浅。我由衷感谢高研院和卞老师给了我们这次珍贵的学习机会,并真诚地期待着下一次学术之旅的到来!


冯奕涵(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19级本科生):

       此次和卞老师一同前往参加上师大承办的“东亚唐诗学国际学术论坛”,让我感触良深。这是我第一次参与一场真正的学术盛宴,也是第一次由衷地为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东亚各国的境外汉籍研究者放眼全球的广阔格局、刻苦钻研的学术精神所深深打动。记忆犹新的是上师大的老前辈陈伯海先生对于东亚唐诗学及中国唐诗学研究方法的新阐发——对二者进行比较研究时,应该着眼于二者的“同中之异,异中之同”,研究更不能抹杀不同民族真正的历史经验。南京大学高研院特聘教授张伯伟先生的演讲酣畅淋漓,视角崭新,淋漓尽致地展现一个立于全球各国文化之林,以全球化的眼光来进行文学研究的宏大格局。卞老师的“唐诗经典与异域流传——多元视角下的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报告中,最令我感兴趣的是老师所指出的英国学者Charles Budd对这首诗的翻译。有趣的是,由于无法完整还原中文原本的诗意和意蕴,在英译版中,Budd给予诗句一个主语,使之变成了一段形似戏剧独白的台词。而这一改动也或许迎合了在这次东亚唐诗学会议中许多老师都曾提到过的主题——尊重差异,克服固化,修正自我中心主义。总之,这次学术论坛让我窥见了域外汉籍研究璀璨的一隅,实在是受益良多,不虚此行。


CopyRight © 2010 IAS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第  1000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