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IAS 新闻
IAS 新闻  

佐藤将之:《荀子》研究的意义在于增进人类的智慧

Time:2018-09-12 Hits:27

   

  

在当今的中国哲学、思想史研究及经典研究领域中,包括《荀子》研究在内的针对先秦思想家的研究已经成为了一个快速成长的学术热点。然而,这股迅速燃起的研究热潮是否真正“重建”了先秦诸子的思想本身?诸子在思想上的内在关联与差异是否会由此得到厘清?而相关的研究是否又会促成先秦思想研究本身的发展?来自台湾大学哲学系的佐藤将之教授通过一场有关“《荀子》研究”的讲座与大家分享了他对于上述问题的思考。 

 (佐藤教授及其专著)

    

佐藤将之教授出生于日本,先后就学于日本青山学院大学、台湾大学和韩国首尔大学,在先后取得两个政治学硕士学位以后,他远赴荷兰莱顿大学攻读中国哲学博士学位,主要从事中国思想史、儒家思想、东亚政治哲学等领域的研究,而荀子研究是他近年来最为关注的领域。在日本、台湾、韩国、欧洲几个不同文化圈的学习和生活经历,赋予了他开阔的学术视野和独到的眼光。在他看来,二十一世纪“《荀子》研究”的重构及热潮并不会带来《荀子》思想研究本身的发展。   

201896日下午南京大学高研院的演讲中,佐藤将之教授指出了近年《荀子》研究热背后的困境,并列举了其中的主要问题。佐藤教授认为,研究资料的极大丰富和研究队伍的快速扩张并没有带来研究方法的改进以及对于问题本身的发掘。一些以西方哲学为学科背景的研究者,甚至直接在《荀子》的文本中进行与西方哲学的主要概念或论述进行对接的“反向格义”的操作。而与此相应的是,研究的内容却长期以来处于几乎停滞不前的状态,也就是说,近年来产出的大部分研究成果在内容上并未超越过去研究结论的反复,而在很多时候,《荀子》的价值也就是被引用一些有名的概念或论述来阐释研究者自己的观点或主张。       

佐藤教授认为《荀子》研究的问题主要出在四个方面:第一,对《荀子》思想的成见难以消除。由于荀子、韩非子两人均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对秦的统一有所贡献,荀子的“性恶论”借助韩非子和李斯两人的实践,导致了秦始皇的法治虐政。因此,荀子被像冯友兰这样的学者冠之以“Realistic Wing”的现实主义思想家,并由此多遭批评。第二,历史评价与文本解读之间的“循环论证”,即“荀子和韩非子有师生关系”的观点与“荀子‘性恶论’与韩非子的人观互相类似”的观点,二者之间构成了互为支持的循环论证。结果就是让研究者们既对两位思想家的“人性论”之间的差异视而不见,也放弃了通过文本分析来考据二者之间真实关系的可能性。第三是对荀子的专门研究与中国哲学史对荀子的研究之间存在着巨大观念鸿沟。最后一点则是在《荀子》研究中,类似或同样的研究成果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便会重复出现,这个问题也是这一研究本身长期以来难以克服的困境。   

最后,佐藤教授总结了自己近30年来从事《荀子》及中国古代思想家的研究感受。他认为,目前的《荀子》研究已经扩张到几乎无人能够掌握其整体面貌的状态,这时恰需要我们的研究者们回到初学者一样的起点来重新描绘《荀子》研究的宏观图景,借此来构想其未来的方向与可能性。更为重要的是,《荀子》思想的研究领域无疑有助于未来人文学科的发展,并借此可以发展出增进人类社会福利的无限智慧。佐藤教授认为,《荀子》研究本身具备动态的能量,能够带动与之相关或邻近的其他学术领域的发展。因此,《荀子》研究的真正价值不仅是在于增加“学术知识”,更重要的是如何把这种人文学科领域的知识转换成人类的智慧,这才是《荀子》研究的真正目标。  

(巩本栋教授点评)

 

主持此次讲座的南京大学文学院巩本栋教授认为,任何思想的产生都是基于其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以“儒学”为例,无论是汉代儒学,还是宋代儒学,还是清代儒学,都有鲜明的时代烙印,我们不能脱离社会背景而空谈抽象的“儒学”。另一方面,任何思想的产生也要与其所在的社会发生紧密的联系,如果脱离了社会的需要,不能对社会的发展进步产生积极的影响,那么即便这种思想再缜密、再完善,也是难以传播和发展的。从这个角度看,荀子的思想影响了整个汉朝的制度设计和思想文化,对汉代以来的诗论、赋论等也产生了独特的影响,具有非常强的穿透力和生命力。   

   

高研院  陈勇

   


CopyRight © 2010 IAS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第  1000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