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IAS 新闻
IAS 新闻  

讲座回顾 | 王守仁:现实主义的认知维度

Time:2021-12-11 Hits:10

 

2021129日,高研院举办第七场“名家讲坛·南大学者”系列讲座,邀请我校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外国语学院王守仁老师做主题为“现实主义的认知维度”的报告,本次活动为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系列学术讲座,吸引了各院系师生100多人到场聆听。高研院驻院学者、外国语学院院长何宁教授主持了本次讲座。

现实主义是一种对生活或现实进行准确描绘和忠实表现的手法,被广泛运用于文学、艺术、哲学等众多领域。文学研究和文学批评中的现实主义这一术语的使用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中期,比如英国著名马克思主义文化批评家雷蒙德·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在《漫长的革命》一书中就认为,1956年是现实主义作为一种文学批评术语在英国出现的一百周年。作为对于浪漫主义文学和艺术的挑战,现实主义以其对真实生活的逼真刻画、对社会矛盾的深刻揭露、对人性复杂性的丰富展现,极大地拓展了文学艺术创作的广度和深度。在本次讲座开始时,王老师简要回顾了现实主义概念和现实主义文学的发展历程,他引用了中国学者蒋承勇对于19世纪现实主义与现代性、理性精神、浪漫主义的关系等十大问题的探讨,强调了现实主义的无边性、复杂性和跨学科性的丰富内涵,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在王老师看来,现实主义具有“历史的”与“跨历史的”双重性,并不仅仅是十九世纪特有的现象,相较于关注十九世纪的现实主义研究而言,我们更应该关注现实主义在我们所生活的当下的现实意义和文化价值。

王老师认为要对现实主义有较为系统的理解,可以从认知、审美、风格、思潮等多个维度出发,本次讲座所涉及的“认知”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比如,就现实主义的风格而言,王老师分析了奥尔巴赫(Erich Auerbach)的《摹仿论》一书中对于现实主义的表现方式,作者从语言风格入手,对西方文学发展的重要线索进行了历史主义的梳理,建构了一种现实主义美学的范式。王老师从英国学者伊恩·瓦特(Ian Watt)在《小说的兴起》中所提出的“形式现实主义”(formal realism)的概念入手,他认为瓦特对于小说创作与现实生活之间的关系以及创作者所应该予以关注的有关人物个性、其行动发生的时间地点的具体细节等问题的阐释,有助于我们理解现实主义的“具体性”特征。王老师随后引用英国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 Woolf)在《现代小说》中对于生活中并没有约定俗成、程式化的情节、喜剧、悲剧、爱情的欢乐或灾难的论述,揭示了被体验、被感觉的生活的样子。伍尔芙的意识流创作手法并未遮盖其对于生活/文学的存在形态的认知。在王老师看来,文学就是从个体生命的角度出发,在讲述对生活的具体感受和体验的过程中展现人性,描写生存环境。在“怎样用文学来描述生活”这个问题上,王老师着重介绍了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在《马克思主义与文学》一书中提出的“情感结构”(structure of feeling)的概念,特别是这种未被定义的、未被分类的、未被理性化的结构中对于现实的、在场的变化的强调和对于经验的在场性的强调,正是个体的活生生的现实体验而不是抽象的概念构成了作品的内容。

现实主义虽然立足于表现现实,但也不等于写实,而是在“反映”现实。在此过程中,现实主义表现出了“超越性”的特征。对于现代中国文学而言,现实主义自“五·四”前后一经被引入国内,便对我国现代文学创作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1932年,瞿秋白就撰文指出了现实主义与“写实主义”的区别,并最早提出了现实主义的概念。王老师认为现实主义中含有“显现真实”的内涵,其中一方面对于“什么是真实”可以有不同层次的解释,而另一方面对于“如何反映”也可以突破表面而直抵精神层面。这方面的一个典型案例就是阎连科的“神实主义”的创作思路。王老师介绍了阎连科自己对于神实主义的定义,并列举了他在小说《炸裂志》中的文本段落,让大家体会到了作者对于现实具有超越性的这种“不真实的真实和“不存在的存在”,也就是一种需要读者用心灵去感知、用精神去意会到的那种“新真实”。

由此,也引申出了现实主义所具有的“认知性”的特征,也就是对于真理(truth)的认识。王老师认为“写实”是关于作者怎么创作的,“反映”体现出作品与现实的关系,而“反思”则是关于读者怎么阅读作品的。他引用了美国文学批评家艾布拉姆斯(M. H. Abrams)在《镜与灯》一书中构建的文学作品与世界、艺术家和观众之间关系的坐标系,并对其加以调整,把读者(有时也包括作者)与作品及现实的关系分成“天真的阅读”和“反思的阅读”两种模式。前者相信文本与现实之间是相对应的,二者之间具有一种简洁的反射关系,文本本身具有探索真相的意义。这一份“天真”对于任何一种文论分析而言都是必不可少的,无论是读者还是作者都需要“暂时悬置怀疑”(willing suspension of disbelief for the moment),相信虚构的作品是真实的。但是这种天真的阅读是难以持久的,任何成熟的读者都会逐渐停止悬置,从想象的世界中抽身而出,转而采取一种反思的态度将事实与想象之间的关系进行重构,从而进入反思的阅读模式。在反思的过程中,读者会从文本中不断分离出新的真实,领悟其中蕴含的道理,揭示出作者赋予作品的意义。那么,这种天真的阅读何以可能?王老师引用了法国思想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的“真实效应”(L’Effect de Réel)论,指出现实主义善于营造逼真的幻像。但这种基于索绪尔结构主义语言学理论的“真实效应”论同时也抽空了现实主义作品的内容,成了一种仅剩下形式的效应,也是有其片面性的。美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理论家詹明信(Fredric Jameson)在《现实主义的二律背反》一书中便提到现实主义对知识和真理的认知诉求(epistemological claim)的观点。文学作品的内容是情感结构,蕴含着信念体系等意识形态,但并不等同于信念体系。王老师认为,优秀的文学艺术捕捉到社会发展的前兆和趋势,具有前瞻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学作品有着独特的认知价值。

最后,王老师提出了“何为伟大的现实主义文学”、“什么是好的现实主义作品”的问题,他认为这也是我们今天研究现实主义的现实意义之所在。相对于涌现出像巴尔扎克这样的现实主义大师和作品的十九世纪,二十世纪似乎缺乏伟大的现实主义文学。王老师引用了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列举的二十世纪现实主义作品中所存在的问题,指出“内倾”的意识流小说(也称之为现代主义小说)对于个人的重视超出了应有的度,对于人物内心世界的描写和展示几乎成为作品的全部内容,社会作为整体生活没有进入个人生活,需要在对于个人生活的关注和对于社会生活的关注之间取得一种平衡,因为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是相互交织、难以分割的。在此基础上,王老师认为在上述的具体性、超越性和认知性特征之外,还应加上“社会维度”(social dimension)和评判标准。类似的观点,我们也可以在斯特恩(J. P. Stern)、詹姆斯·伍德(James Wood)等人那里找到共鸣。在讲座的最后,王老师借用艺术学院周宪教授在《再现危机与当代现实主义观念》一文以及美国作家莫里森(Toni Morrison)的话,强调现实主义之所以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最根本的在于它是艺术家和文学家们看待其生活的最基本的认知方式,这一点无疑也呼应了讲座开头蒋承勇等人对于十九世纪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讨论。本次活动的最后,王守仁老师、何宁老师还就隐喻式现实主义的发展脉络、隐喻式现实主义与转喻式现实主义的区别、法国现实主义传统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如何理解二十世纪50年代出现的新现实主义戏剧的审美特征等问题与现场听众进行了讨论和互动。


CopyRight © 2010 IAS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第  1000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