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IAS 新闻
IAS 新闻  

讲座回顾 | 孙江:切入历史的三条路径

Time:2021-10-30 Hits:26

    20211028日晚,高研院“名家讲坛·南大学者”系列讲座举办第二场活动,由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暨历史学院孙江教授为我校师生带来了主题为“切入历史的三条路径:社会、心性、概念”的报告。本次活动也是庆祝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系列活动,吸引了各院系师生120多人到场聆听。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刘成教授应邀主持了本场讲座,并与孙江老师和现场听众进行了互动。

作为国内历史学界较早从事社会史研究的学者之一,孙江老师长期致力于博采人文社会科学各领域的诸多方法,从社会史和思想史的角度去研究16-20世纪的中国和东亚世界,研究成果涉及中国近现代社会史、政治史、思想史、宗教学、历史与记忆、概念史和日本政治思想史等众多领域。尽管如此,孙江老师却对目前历史学界重视思想史和学术史的惯例有着自己的看法。他引用德国哲学家尼采(F.W.Nietzsche)的一句名言作为讲座的开头,那就是“凡是历史的皆不可定义”。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历史是不可知的,而是强调历史是人为书写的产物,无论是司马迁的《史记》还是希罗多德(Hrodotus)的《历史》,它们在记载历史事件的同时,也无可避免地融入了神话传说,掺杂了个人喜好,甚至还有虚构。因此,历史的书写在神话和事实之间无可避免地存在着一种内在的张力,事情(thing)、事件(event)和事实(fact)三者之间存在着既互相区别又紧密联系的微妙关系。孙老师认为,现代的历史学诞生于19世纪,而相对于兰克史学所确立的“实证主义+民族国家史学”的历史观,法国年鉴学派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革命和标志,奠定了今天历史认知和历史研究的主要基础。那么,在如恒河沙数的历史事件和历史记述中,我们又该如何找到线索和路径来认知历史呢?

孙老师提出了三条切入历史的路径,即社会、心性和概念。首先,孙老师认为历史研究的一条重要的道路就是社会史研究,因为这是和个人的生活密切相关的领域,用德国概念史学派的代表人物科塞雷克(Reinhart Koselleck)的话就是,“社会史这一术语如一根橡皮筋,其弹性使之足以涵盖几个不同的领域。” 孙老师介绍了以年鉴学派为代表的实证主义史学所确立的“问题史研究”和“社会科学方法论”的两重目标所遇到的挑战和随后所出现的转向:其一是现代政治学对于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反思和发展,比如1974年诺齐克(Robert Nozick)在《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一书中对于霍布斯(Thomas Hobbes)和洛克(John Locke)的社会契约论的阐发,实际上是对洛克的假设的进一步推进;其二是20世纪80年代的后现代主义的出现,也就是语言学转向的挑战,代表如福柯(Michel Foucault)的《知识考古学》和夏蒂埃(Roger Chartier)的《作为表象的社会史研究》等;第三个转向就是对日常的批判,揭示出了所有日常和惯习背后的场域、权力和资本。孙老师专门列举了日本学者二宫宏之所提到的20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社会史研究的三重转向作为参照,即从普遍性转向地方性知识、从抽象的概念世界转向日常生活的世界、对欧洲模式的相对化等。

孙老师认为第二条切入历史的路径是心性史研究,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心态史研究。在德国社会学家诺贝特·埃利亚斯 (Norbert Elias)看来,“要理解社会向近代的变迁,不变的‘心性’是一个切入口。”心态史的兴起也与年鉴学派学者的努力有关,比如马克·布洛赫(Marc Bloch)的《封建社会》、埃利亚斯的《文明的进程》等,他们主要探讨普罗大众的日常行为和心理活动,例如人们对待日常生活的情感和态度。与关注宫廷社会、精英人物的传统文化史不同,心态史侧重集体的态度,认可大众文化及其能动作用,体现了总体史理念和人类心灵实践之间的张力。孙老师特别列举了埃利亚斯在《宫廷社会》一书中提到的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1515-1547)在早朝之前去教堂跪拜的情节和《堂吉诃德》中“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故事,分析了“忏悔”和“共在”这两种心灵活动在古典历史学家和心性史学者之间的不同解读。孙老师还提出了心性史研究对于记忆史研究的推动,同时他也提醒大家,在记忆史研究和心性史研究之间除了有密切的联系之外,还有很多的差异和不同,不能等同和混淆。 

第三条切入历史的路径是概念史研究。概念史研究的兴起和盛行也是20世纪后半期以来语言在历史进程和历史研究中的重要作用日益得到认可的体现。近年来,国内一些学者也开始将概念史手法引入中国近代史研究,一方面译介概念史的相关理论和研究方法,进而尝试构建与近代中国历史情境相契合的概念史研究路径,另一方面也尝试对近代中国的若干基本概念进行“知识考古”,试图厘清其演变过程及其社会政治语境,进而对近代知识体系之建构有所发明。孙江老师在这里强调了概念史研究的两层限定,即概念史研究不等于词语史研究,概念史研究也不等于观念史和思想史研究;更加需要注意的则是概念史研究的三个面向,即概念史与语义学的关系,概念史的社会史视角以及概念史的政治学视角。孙老师列举了“nation”等词语在不同语言和时代中的翻译的案例和德国政治哲学家卡尔·施密特(Carl Schmitt)对于概念的意识形态化和抽象化的研究,他认为历史沉淀于概念之中,历史性基础概念既是历史转折的“标志”,也是影响历史进程的“要素”。

在报告的最后,孙老师引用了古希腊哲学家高尔基亚斯(Gorgias)的话“我们告知邻人的不是存在,而是言语,即与原来的本体不同的东西”以及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卡尔(E. H. Carr)所说的“历史是历史学家和事实之间不断相互作用的过程,是现在与过去之间永无止尽的对话”这两段话作为结尾,提示大家对于历史文本要保持应有的警惕,对于历史现象要抱有探析的兴趣,对于历史本质要有批判性的理解。孙老师不断引用自己身边发生的案例来鼓励同学们要勇于提出问题,敢于发表意见,善于学习和超越自己的前辈。无论是对于历史的观察者而言,还是对于历史的研究者来说,我们要想真正“切入”历史,就不能仅仅停留在认识现象和总结规律的层次,而要善于运用多种学科的手段和方法去研读历史文本、探求书写的手法、揭示深层的内核,进而才能跳出既有的研究框架,推动学术研究的进程,也只有这样才能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才能真正地读懂历史、理解历史。在讲座的最后,主持人刘成老师总结了孙老师的讲座内容并结合自己的专业领域加以阐发,他鼓励在座的老师和同学不要局限于自己的专业领域,要勇于尝试不同学科的理论和方法,做自己的独特的研究。孙老师还和同学们就某些具体学科中的概念问题的厘清、日常性批评、图像证史对于心性史和概念史研究的作用以及怎么看待传记文学与传记史学的演变等问题和同学们进行了交流。


CopyRight © 2010 IAS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第  1000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