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研成果  《南京大学学报》“高谈阔论”专栏
《南京大学学报》“高谈阔论”专栏  

钱中文《人文学科方法论问题刍议》 2009年第3期

Time:2010-05-21 Hits:0

 

钱中文《人文学科方法论问题刍议》2009年第3期

 

主持人语:

        钱中文先生在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级研究院的演讲《人文学科方法论问题刍议》,提出了个尖锐的问题:今天及未来我们的人文学科该如何发展?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过去人文学科受制于政治强权及其意识形态,但今天却又臣服于普遍的技术工具理性。看来,中国的人文学科始终未能确立自己的研究对象和方法论的独立性,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那么,如何应对这一困局呢?钱先生的理路什么明晰:回到人文学科学科特性上去。通过解析狄尔泰的“理解”论、巴赫金的“对话”论和哈贝马斯的“交往性”论,钱先生鲜明地提出了当下人文学科应遵循的方法论,那就是“在话语的交往中导向对话,同故宫对话而达到理解”,其核心乃是人文学科话语的“真实性”、“正确性(适当性)”和“真诚性”三原则。显然,在今天人文学界充斥着种种数量统计和泡沫学术的严峻局面下,重提人文学科方法论的反思犹如“棒喝”,令人深思!

 

 

人文学科方法论问题刍议

        钱中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  文学研究所, 北京 100732)

摘要:我国的人文社会科学在80年代前受到教条主义与庸俗社会学的极大摧残而发生严重失误,各种学科失去了自身特有的对象与方法,以致近30年来唯科学主义、工具理性盛行,直至90年代中期人文社会科学由于卓有成效地参与社会建设、影响生活进程,逐渐恢复元气,到新世纪才获得了与自然科学的同等地位。但是几十年来,由于科学主义思想的深入,人文社会科学的设置、研究方式、价值评估体系受到极大的影响。本文着重提出人文科学在对象、方法上,与自然科学甚至与社会科学的不同特征,主张需要充分认识不同科学价值评估导向中“准确性”上的差异性及其各自标准,以及人文科学评估中所应具有的共同的交往性规则资质。

关键词:人文社会科学;方法论;解释;理解;精确性;交往性规则资质

 

CopyRight © 2010 IAS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第  1000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