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研成果  《南京大学学报》“高谈阔论”专栏
《南京大学学报》“高谈阔论”专栏  

艾恺《后现代主义批判 》 2008年第3期

Time:2010-05-21 Hits:0

 

后现代主义批判


〔美〕艾恺 (芝加哥大学 历史及东亚语言和文化系, Chicago, Illinois 60637, U.S.A.)


主持人语:

      中国学界对美国芝加哥大学历史学艾恺(Guy Alitto)教授的名字并不陌生。他的名作《最后的儒家——梁漱溟与中国现代化的两难》中译本可谓脍炙人口。一个史学家,尤其是对东亚历史有真知灼见的史学家,是如何看待后现代主义的呢?记得英国著名学者伊格尔顿说过,现代性是一个具有长久历史的问题,而后现代则是一个短暂并缺乏历史感的现象。照此说法,从长时段的历史角度来审视后现代问题,便成为令人感兴趣的视角。艾恺教授不远万里来到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级研究院,为南大师生做了题为《后现代主义批判》的演讲。通过对后现代思想家的犀利剖析,他饶有意趣地表达了一个史学家对后现代主义的独到历史反思。尤其值得称道的是,艾恺教授用中文写作和演讲,其中文水准令人激赏。 (周宪)


        过去20多年来,美国人文及社会科学界致力研究特定的哲学或思想信条,就是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我对后现代主义所做的一切说明和批评同样适用于后结构主义(Poststructuralism)或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ism)。有人或许会质疑它们是否完全一致,其实它们之间在定义上根本不值得费心区别。或许某些人会说后现代主义已经过了高潮,但它肯定还能持续一段时间,因为这20多年来,在意识形态、情感和专业上对后现代主义深信不疑并努力耕耘的人士已位居学界要津,包括学院院长、系所主管及基金会董事会的成员;他们所指导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除了所谓“理论”以外所学有限(能教的也有限),这些学生辈也同他们的师长一样对后现代主义抱有深刻的认同。因此,在我看来,正是这一个既得利益结构保障未来后现代主义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尽管后现代主义在欧洲(它的发源地)早已成为过去式,但它在北美仍然蓬勃发展;在东亚,如今它正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开来,方兴未艾,学术界正一窝蜂地追赶时髦,即认同并追求西方正流行的东西,因此,我也很想针对这个现象提出几个问题。

 


 

CopyRight © 2010 IAS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第  1000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