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术活动  高研院沙龙
高研院沙龙  

学术沙龙 第二期 “中国美学思想的现代意义” 2006.5.27

Time:2010-05-12 Hits:0

学术沙龙  第二期 “中国美学思想的现代意义”

 

时  间:2006年5月27日

地  点:南京大学高研院学术报告厅

主持人:周   宪  教授

特邀嘉宾:北京大学张世英教授

   

     2006年5月27日晚,高研院邀请张世英先生作了一次主题为“中国美学思想的现代意义”的学术沙龙,参加沙龙的学者有:周宪院长,许倬云先生,王杰副院长,桑新民老师,包兆会,汪正龙,李昌舒,林丹,李曙华,戴晖,殷曼楟,孙蓉蓉诸位老师,也有很多学生慕名听讲。     

周宪:下面我来介绍一下在座的老师,许倬云先生,他是台湾中科院院士,大家对他比较熟悉,还有全国教育名师桑老师及其夫人,戴晖老师,以及本专业的许多老师。首先请张先生给我们做主旨发言,之后在请诸位老师同学与张先生互相切磋。

张先生:我讲的题目是《中国古典美学思想的现代意义》。我是研究西方哲学的,所以在做中国哲学或是美学研究的时候,很自然的把中西比较来谈。一个民族的美学思想是与哲学思想相关联的,美学思想是哲学思想的一种体现。过去我们关于中西哲学有很多说法,中国人重伦理,道德,西方人重自然:中国人重直观,西方人重推理;等等,我想这些说法可能都对,但我想是不是有一种更根本的区分中西哲学的方法。哲学在一定程度上是实现自我的问题,动物不需要实现自我,而人却总想超越自我的有限性,实现到无限中去。而中西对这个无限的理解,在古代由于生活方式的不同,有着根本的差别。这就决定了中西实现自我的方式不同,从而造成了中西美学思想的不同。中国人所讲的无限,指的是时间上的无限绵延性。比如中国人所讲的“立德立功立言”,“ 永垂不朽”,都是追求一种时间上的无限绵延。而西方人所谓的无限,自苏格拉底,柏拉图以来的西方人追求的是一种永恒,超越于时间之上。比如西方的基督观念,就是一种永恒。这种理念决定了西方人在追求实现自我,实现人类最高价值的方式是追求永恒。中国人所追求的是一种现实的事物,是一种时间上的有限绵延。中西这两种实现自我方式的不同,决定了中国美学思想与西方美学思想的根本不同。西方的美的认识大体有以下几个阶段,苏格拉底认为抽象的概念体现在具体的事物之中就是美,柏拉图认为理念是最美的。现实的事物总不如理念的美,所以诗人画家的模仿不是最美的。到了基督时代,人们认为基督是最美的,而由基督所创造的人及其他事物则是有缺陷的。

        概括的说来,西方的美的观念认为人是有缺陷的,不是完美的,超验的概念是最美的。从而西方人的行为逻辑是在不断追求最美。中国人追求的是天人合一。这里的天指的是天性自然,不是超验的彼岸世界,人并不是欠缺什么,通过人自身的修养可以达到人与自然的融和为一。所以如果说西方对概念高唱赞歌的话,那么中国的哲学美学则是一种自我满足自我享受的朦胧诗。我们再回到西方,回到亚立士多德,他的老师柏拉图提出了理念之美。模仿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美的。亚立士多德则把美的定义延伸了,模仿并不仅仅在于模仿事物本来的样子,更重要的在于模仿事物应该是个什么样子。比方写一个伪君子,则把所有的虚伪都集于一人之身,虚伪就是这个样子的。这实际上就是西方典型说的开端。最符合概念的典型就是最美的。这是西方美学的主流。前面已经提到,中国的哲学讲究 天人合一,中国的儒家道家都有阴阳学说。从现代意义上来说,阳指的是正面,阴则是反面。和海德格尔提出的在场不在场相仿。阳是在场,阴是不在场。中国哲学讲的是阴阳和合而一,“负阴而抱阳”,所有事物都是阴阳和合而成。它的美就是通过阳面显现阴面,想象的空间越打,就越有意味,就越美。刘勰在《文心雕龙》里有这样两句话,‘情在辞外曰隐,状溢目前曰秀’。第一句话说得是我想说的意境在我的言辞之外,不仅是言辞本身。第二句话的秀字,其意是挺拔的意思,这句话指的是历历在目的状况。刘勰的话的意思是通过历历在目的事物来想象背后的情和意,这就是美了。这是中国的美学思想。

        那么如何进行想象那?中国人并没有这样的认识论。西方的想象有两种,其一是通过原本(original)来想象(imagine),这是一种简单的想象,而后康德,胡塞尔发展了现代意义上的想象,就是把不在场的东西让其潜在的出场。比方说一尺有十寸,当数到九寸的时候,你明白前面一定有一二三寸……,不是说就单纯的九寸就是那个点,而是有前面的那些组成的,这是一个共时性的东西,是一个thing(事物),是立体的。在比如胡塞尔举的骰子的例子,你只看到一面,但其他的几个面都进入到你的想象中了。你可以知道骰子是一个立体的。这个世界要是没有想象是不可想象的,否则一切都是平面的了。用阴阳来说,就是阴阳合一,而阴面总是不出场的,但阴阳是共时性存在的。在比如海德格尔曾举凡高的一幅画为例。画的时一个黑洞和一个农夫的鞋子。你可以想象农夫的辛劳,可以想象他劳作的场景。中国的诗词,书法,画均讲究含蓄之美。我小时候练字,人们告诉我要藏锋。这也影响到我们的伦理道德,比方说不要锋芒毕露。中国的诗词最讲究字外之情辞外之意。元禛有首诗道,’寂寞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昔日辉煌气派,繁华似锦的宫殿,只剩美丽的花朵在开放,还有昔日的丽人已成白头妇人,“白头宫女在”,一个在字,让人感慨万千,浮想联翩。这和海德格尔的在场似有相通之处。杜甫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意境与元诗相通。而白居易的诗似显直白,他的《琵琶行》对大弦小弦的描写很生动,但是不够含蓄,但他的“于无声处见有声”则很有含蓄之美。卢基(?)言“观古今于须臾,览四海于一旬”,古今指时间,四海指空间。在须臾间,在一旬间把时空看遍,就是说把不在场的集中到在场中来,由在场的东西想象无穷的东西。西方也有一粒沙中见世界,一朵花里见天堂。一手掌握无限大,永恒不比片刻长。说得也是通过一粒沙一朵花一手这些想象那些无限大的事物,片刻也牵连着很多,不比永恒短。概括的说,西方的美学可称之为典型说,中国的美学可称之为隐秀说。下面我们来谈谈西方美学的发展过程。古典时期,美学是以模仿说为主流,模仿的越象那么越美。后来发展到了典型说。典型说可由黑格尔的话来定义,他说,美就是理念在感性中的体现。也就是把不在场的事物集中到在场中来。到了海德格尔这里,则从模仿说到典型说在发展到了显隐说。当然他没用这个词,我给他概括的,显隐说和我们的隐秀说相当。它比典型说的优点在于想象的空间更大,典型说想象的是概念,而显隐说想象的是无穷事物。中国的美学思想在古代则是隐秀说,前面已提到,不再多说了。

        1949年建国后我们对传统的东西多持批判态度,对隐秀说也不例外,于是发展到了典型说。尤其是文革时期的样板戏。认为只要达到对概念的完全认识就是美了。这实际上是西方美学在认识中的表现。但人除认识外,还有情和意,所以典型说的缺陷在于缺乏感情。而古代的隐秀说则是倡导天人合一,是有独特的心灵感受在里面的,所以有意境很美。那么审美意识是何时产生的那?我们先谈谈人生的三个阶段,人生之初,婴儿时期不能区分自我非我,主客融为一体。后来成长能区分自我非我了,在这两个阶段中间有了最初的审美意识。在后来,人能超越主客二分,有了更高的体验,达到物我两忘,又有了美感意识。我将之概括为无我,有我,忘我三个阶段。黑格尔说人生来就是个诗人,他指的是人生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之间的那个审美意识,其实这还不是真正的美,只有到了第三阶段,达到物我两忘,才是最美的,才有更深的审美意识。中国的审美思想则是由隐秀说发展到了典型说。那么中西之间为何会有这种发展道路的不同那?有人指出了社会的,经济的,地理的原因,我想从哲学的角度来谈。中国的哲学较之西方缺乏科学的因素。西方自柏拉图,笛卡儿以来,一直强调主客二分,认为认识最高,即科学的重要性在于把握普遍性。在这一点上典型说与科学是紧密相关的,它们都重普遍性。这样,西方的科学越发达,它对典型说越重视。歌德有言,美就是使普遍性有活力。西方人追求的就是普遍性下的典型。而中国人不注重追求普遍规律,儒家强调的是伦理道德,道家还有一些科学的成分在内,但不是主要的,不是主流。

        中国的美学到底应向何处发展那?我们应该看到古代显隐说的优点,它有无穷的想象空间,随着时代的发展,显隐说也暴露了它的缺点,它带有小农的封建的意识。所以现在应把美学的体裁,内容与科学相结合。未来的诗人应能在科技园里写出美的诗句来。但我们不能随意丢掉我们的传统。比如看西方的裸体雕像,如果你仅注意到雕像的性感而没有想到雕像所蕴涵的美感,不免低级趣味了些。我常举的例子是以前我在《光明日报》上发的一篇文章《常想思与老处女》,那是我在上西南联大时,看的一部电影,叫<Old Maid>,就是老处女的意思,但吴宓先生把它译为常想思,我们那时觉得译的真好。后来我遇到一位中文系的教授,他还是宣传部长,他说现在译为老处女更好一些,更能吸引人,保证很多人去看。我想了很久,是我和年轻人有代沟,还是时代发展了,还是我们之间的审美意识的有差别?我想还是一个审美意识的差别的问题。有人曾问我这样一个问题,他说,现在大街上女孩子穿的越来越少,而男士则是长裤长褂,问我怎么看待这个裸露和美的关系。我说美不美要看这个裸露与个人气质相不相合。如果裸露者本人的气质不高,比较庸俗,我觉不出美,如果和裸露者的内涵相合,那就有美感。我今天想说的意思主要还是觉得含蓄一点好,我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周:感谢张先生的发言,下面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和张先生交流了。
张:我们大家互相讨论嘛。
周:张先生看不看网络小说,有个叫木子美的,(很少看),现在是快餐文化,要得是吸引眼球,不能隐秀了。您怎么看?
张:现在是不是什么东西都直白了好?
周:好像是的。
张:还是含蓄一点好,我发的那篇文章,它中间就是引用的某报纸,说明它怕羞了,含蓄了。
殷:直白是欲望的直接满足,它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审美。
张:你讲的就有意思了。后现代的美就是直接把美表现出来。我看到一个对现代舞台剧的描写,我没有现场看过。我给大家说一下。一个裸体女演员在舞台中央,灯光昏暗,她在凝视远方,而后,一个裸体男演员从远方走来,音乐渐高,灯光渐亮,快要接近的时候互相凝视了很久,然后又突然离去,灯渐息,人渐远。我问你,这是直接的欲望满足还是一种审美意识那?
殷:并不是欲望的满足。
张:它里面是有一种审美意识在里面的,并不单单是裸体。
周:后现代艺术比较激进。比如好莱坞的警匪片,它是类型片,有人统计过,几分钟开枪,几分钟达到高潮,完全工业化了。比方听昆曲,学生都看热闹,没人去学去听。再比方找工作,学生就怕不锋芒毕露,不露就不好了。
张:你说的包含很多问题。柏拉图的《.会饮篇》中说人是球形的,自高自大。宙斯说你别自高自大了,于是用斧头把人劈成两半,一半是女人,一半是男人。古代的美可能就与性有关。
周:动物学家研究好像动物间就是通过展示羽毛什么的来吸引对方……
张:我来念戴晖老师的一个学生的问题,如何用在场的东西来表现不在场的东西它的机制是什么?如果把白头宫女在改成黑头宫女在,意境就全变了。你可以问戴老师。
戴:我想这个很难用在场不在场来解释,它是现象学的问题,我只是对现象学有一个一般性的认识。
桑;我觉得每个 时代的审美是在不断变化的。美本身是一种文化教养,没有很高文化就很难谈审美。比如颐和园,一进去三道门压抑着人,而后昆明湖一片开阔,这种先抑后仰的方法是不是对我们有一种启发。我们不应单单从事美学的教育,应该和科学的道德的结合在一起。
张:你说的和我的还是契合的。我们常说,为人宜直,为文宜曲。做人要坦率些,写出来的东西则要隐饰一些,就像你讲的颐和园,要曲一些。这个意境之美啊,需要经过科学的思维,道德的熏陶,再加上审美意识的培养,这是三个层次,逐步的,所以都应该加强。
学生:审美是无限的,那据此对一朵花,一颗草的审美都是无限的,这中间有什么差别吗?
张:这和一个人的意境的感受有关,一个孩子和一个诗人对杨柳发芽的看法就是不同的,由花和由草引发的想象不是一样的,它们的无限并不重叠。
学生:在场的背后是不是有两种不在场?
张:你说的很有道理,在场的背后有时间上和空间上的不在场。现在的我是过去的结晶,现在(now),既是过去的(past)产物,又包含着对未来(future)的展望,是过去,现在,将来的合一。是一种共时性的东西。海德格尔所说的在场不在场实际上是和人生密切相连的。我们还是回到起初的问题,看看裸露和美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周:王杰老师翻译的一本书中提到,身体是美学最基本的问题。
殷:我觉得这是因为哲学和生活有个断层,好像高雅文化和大众文化的差距越拉越大,找不到两者的结合点。
张:我在来谈谈对美的看法。美就是超越现实,越是超越,越是美。就像我最近喜欢上抽象画,以前不喜欢。觉得抽象画真是超越了现实,越看越有味道。
周:抽象主义是对模仿的一种反叛,就是让它不像什么。
张:比方现在就有从音乐中看到画,从画中听出音乐。
许:我想举个例子,几万年前的西班牙洞穴中有幅画,很美,现在的港龙飞机上有一撇,也很有气势,这些艺术之所以感人,是因为它们激发了人们的共鸣,带给人们一种心理上的体验,这种体验可以是喜,可以是悲,也可以是忧伤,或者愤怒。都是因时因地因人而异的。九方皋相马,不看其颜色,公母,只看其神韵。这较能说明问题。我不是搞哲学的,只是一个常人之谈,谈谈我的感受。
周:感谢两位先生的讲演,今天大家可以说是畅所欲言了,张先生给我们做了一场非常精彩的讲座,希望张先生有时间再来南大。让我们再次表达我们的感谢之情!(鼓掌)今天讲座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CopyRight © 2010 IAS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第  1000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