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术活动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 第三期 “传媒视野中的女性视角” 2007.12.12

Time:2010-05-13 Hits:7

 

专题报告  第三期  “传媒视野中的女性视角”

 主讲人:张越

    2007年12月2日,南京大学高研院举办第三次专题报告,高研院驻院学者、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祁林教授邀请中央电视台“半边天”栏目著名节目主持人张越女士作主题为“传媒视野中的女性视角”的精彩报告,张越的演讲幽默风趣,又发人深省,在南大师生中进行了一场深刻的性别教育启蒙,聆听演讲的学者和学生与张越就当代中国的性别研究的相关问题进行讨论。

    

“传媒视野中的女性视角”讲座节录  张越

    我主持半边天节目很多年了,《半边天》是中国唯一的国家级电视媒体中的女性节目,也是迄今为止,中国有电视女性节目最早的一批栏目,而且是唯一延续到今天的女性栏目。下面,我将从我的从业经历出发,讲讲中国媒体中的女性视角。

    我不知道在座的有多少同学对性别视角这个问题有所了解。有人说今年是中国女性媒体诞辰100周年。100年前,也就是1907年,秋瑾创办了《中国女报》,但这并不是最早的中国女性媒体,可能因为秋瑾很有名,大家知道这么一份报纸。其实在那之前的1899年,上海陈撷芬创办了《女报》,这是最早的中国女性媒体,它差不多是跟中国女性解放同步进行。

    中国近现代的女性解放道路是从“天足”运动开始的。真正伟大的社会变革通常不会起源于概念,它一定起源于跟人自身的境遇有关的、最切身的问题和最切肤的痛苦。

    女性几百年来最切肤的痛苦就是身体不舒服,全世界女性都有这个问题,身体不舒服。西方女性的束胸、束腰等等这些都是让女性身体非常不舒服的事情。中国女人裹了几百年的小脚。裹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女孩四五岁的时候开始用布条把脚的四个趾头拉到脚心处包起来,然后踩在上面,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这四个脚趾上,把脚趾踩断,在踩断的脚上继续走路。这样开始的时候会很疼,时间长了就不疼了,最后脚趾就坏死了,脚也不会再长了。中国女人承受这种身体的不舒服几百年,后来不是男性在裹她们的脚,而是自己在裹脚,因为这是社会的主流标准。应该承认妇女解放的第一步不是妇女自己走的,因为中国女人不出门、不工作、不受教育、不社会化,在这种情况下,裹小脚坐在家里是天经地义的,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不知道不裹小脚的活法。最早的女性解放是从男性开始的。中国最早的一批留过洋的,受过新思想教育的,包括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等等,他们早年都宣传过放脚。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力量,那就是西方传教士。西方传教士进入中国以后,他们认为裹脚对女人不人道,所以他们开始宣传让女人放脚。这些新思想、新力量传进来和女性自身的痛苦处境相结合以后,产生了巨大的力量,女人不愿意再裹脚了,这就被称为“天足”运动,恢复脚天然的形状。

    1899年上海的陈女士很早就接触到这些新思想,在中国的女性传媒上提出了主要的内容是:戒缠足、兴女学、争取女权、妇女独立、男女平等。这些口号概括了中国早期妇女运动的最重要足迹。媒体非常清楚地表达出来。第一步就是戒缠足,先让自己身体舒服了。戒了缠足之后,女人以前裹着小脚出不了门,行动不方便,不会有其他的念头。现在恢复了天足,她可以走出去了。走出去就要想干嘛去,那么女人的第二个要求,兴女学。走出去要学习,要有知识,有头脑。女人开始上学。这在当年非常新潮,但也是矛盾非常激烈的事情,在乡村和小的地方都发生过为一个女人上学而打死人。学完知识,有了文化、有了头脑,走出屋子就拦不住了,她就一直走,所以她上完学之后,她一定要走下一步:争取女权。

    争取女权是争什么权?开始没有那么高的选举权那种。只是从本能愿望出发,第一个想到的权力就是自由恋爱的权力。因为谈恋爱被人控制很不爽,所以要求自己找对象。争取女权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鲁迅的《伤逝》就刻画了在那个时代下女性争取婚姻的过程和下场。挪威的戏剧家易卜生的话剧《娜拉》亦是如此。《娜拉》在话剧史上并不是最顶级的作品,但在中国是影响力最大的外国戏剧作品之一。为什么大家那么喜欢这部戏剧,就是因为《娜拉》讲的就是中国女人的心里话:恋爱不自由。娜拉是一个中产阶级妇女,她嫁得很好,日子过得也很好,表面上看起来都不错,可是她不爱她的丈夫。她想离开家,争取自由生活的权力,但她又不敢。一个女人要冲出去是要很大勇气的。这个戏从头到尾都在表现这个矛盾,最后女人终于冲出了她的家庭,离开了她的丈夫。这个戏给了那个时代想要争取权力的女性极大的鼓励,所有的女性都想学罗拉。当时在上海滩,包括在南京,年轻的女演员们都以能演娜拉为荣。但是,鲁迅在文章中写到,别光看这戏好像很激动人心,娜拉终于争得了她的自由。但是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她没有出路,这个人没有能力谋生,在社会上怎么生存,最后可能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堕落,一个是回来。所以后来有很多戏剧家为《罗拉》写过续集,设计过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但娜拉的结果都不太好。鲁迅的《伤逝》实际上就是写这么一个故事。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一个女人终于摆脱家里的束缚,找到一个喜欢的男朋友,但问题是后头怎么办?因为这个女人依然不独立,经济上不独立是一个致命的问题。她感情上、心灵上也不独立,她逃出家庭和她在家庭唯一的区别是依赖这个男人还是另一男人。表面上看依靠家里这个男人不好,出去依靠另一个男人很好,那是因为她当时爱那个男人,但是这样的爱情不能保证天长地久。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男人也靠不住了,她就没法生存了,只能死掉。所以女人走的第三步争取女权后,依然不幸福。女人知道了经济独立很重要,于是到了早期妇女解放的第四步:妇女独立。

(以下省略……)


CopyRight © 2010 IAS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第  1000 位访问者